几寥

北国夜无雪。


这里是几寥当然叫草芽也会很开心♡

很懒而且喜欢爬墙但是喜欢过得会一直惦记着呢♡

阿本/陈向熙/白澍/以及与他们有关的各类cp嘻嘻♡

也很喜欢漂亮小姐姐嘻嘻♡

喜欢手写但字很难看哭辽♡

人很好很会尬聊会想和你聊天分享自我♡

感谢关注感谢陪伴♡

石先生和龚先生

配合杨先生和刘先生一起食用更佳哦。


01.


   好不容易逃离了坐在杨先生和刘先生后面的李先生,表示自己终于可以离开狗粮堆了。


   他现在的前桌是石先生。


   正当李先生高兴到抖腿的时候,龚先生迈着小步向石先生走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石先生旁边。


   石先生很自然的抢走了龚先生手里的耳机,然后把另一边递给龚先生。


   好好好,原本以为他们只是正常的座在一起听个歌。果然还是年少太天真。


    但没想到当龚先生为了躲避摄像头弯腰低头调歌石先生同样转头看着他的手机的时候,龚先生一边选歌一边抬起手臂用食指中指夹住石先生脸上的揉轻轻揉搓。


   李先生表示自己看了这么多言情小说没有一个捏脸是这样的捏法。涨姿势了。


   今天没有躲过狗粮的李先生也是很开心呢。


02.


   龚先生每次下课都会到石先生这里来。没换座位之前,好歹两人坐得不远,顺路这个理由还可以说得过去。


   但是换了座位之后,两人的座位一个在教室最右一个在最左。但是龚先生依旧乐此不疲地绕过大半个教室在石先生面前晃一下再回到自己座位。


   龚先生隔着外面的桌子,探着身子屈起食指扣扣石先生的桌子,看着取下耳机的石先生呆呆地看着他,然后突然扬起嘴角,掩着嘴不知道和石先生唠嗑些什么,再满脸笑意的走开。


   石先生回头看着龚先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继续低下头写作业。


   谁知道他有没有低着头偷笑呢。


03.


   李先生今天依旧需要打一针胰岛素。


  


萌学园大电影要上映了
我真的想哭
等了好久好久

兴衰与枯荣.

听说兔子精的歌声可以迷惑人(三)

完结了❤
我大概很久没有写文了特别是糖❤
水平下降了很多❤
将就着看❤
食用愉快❤

这下好了。

白澍回不去了。

白澍趴在肖战的小木屋的床上如是想。

几天的巡捕,让白澍彻底放弃了捉妖的心思,干脆被肖战说服乖乖待在小木屋里好吃好睡的颓废起来了。

此时,白澍正趴在软乎乎的床上,闻着肖战厨房里飘出来的鱼汤香味昏昏欲睡。

从厨房里出来的肖战,看着床上歪着头睡着的白澍,把鱼汤放在床头,蹲下身来,凑近床上白净的人,盯着那人轻颤的睫毛,眯起眼睛,伸出一只手指,轻轻戳了戳人脸上的软肉。

床上的人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愿,肖战只是无奈地笑笑,弯弯的眼睛里盛着某种不清的情愫。

突然,客厅中的窗户突然冒出一双长长的白耳朵,左右摇动两下。然后露出一截白嫩的手臂,敲了敲窗户。

肖战挑了挑眉,转身打开了窗户,看见一个蓄着胡子的中年男子窝在自家窗户底下,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

「爸…」

「我说你这家伙怎么还没拿下我儿媳妇!」

肖战砸了咂嘴,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

「嘿你小子长大了耳朵硬了是不是还敢和老子翻白眼!!!!想想我当年拿下你爹的时候……」

「行行行老爸您就别在炫耀您那段光辉岁月了行不。况且最后还不是爹拿下了你吗?」

肖爸爸顿时耳朵垂了下来,歪了歪嘴,还试图解释些什么,最后还是咽了口口水没说。他探头望了望木床上的少年,若有所思的说到:

「嘿这小子和他爸长得还挺像!还怪好看的嘞!比他爸好看……」

还没说完,另一个男子就把他的耳朵折了下来,静静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

「你说谁好看,嗯?」

「没没没没有……你最好看嘿嘿。」

肖战表示自己没眼看,准备关上窗户。

肖战他爹赶在他关窗之前鼓励肖战:

「儿子,你加油啊。」

肖战关上窗后,来到床前端起鱼汤。看着床上那人睡眼惺忪的坐在床上,伸手揉了揉眼睛。

白澍用才睡醒的粘糯嗓音询问肖战刚刚是不是有只兔子在窗外,吓得肖战端鱼汤的手轻轻一抖,不过他很快恢复正常,轻描淡写的告诉他肯定是看错了。

不过白澍也并没去过于在意,只是接过肖战手里的鱼汤,把头几乎埋在碗里。

肖战不自觉的伸手揉了揉人的脑袋,眼里溢出笑意。

白澍猛的抬起头来,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我说战战啊…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捉到妖回村啊…」

肖战听到对自己的称呼是愣了一下,扬起嘴角,伸手捏了捏白澍的脸。

「我给你唱首歌。」

肖战唱起了第一次遇见白澍时的残酷月光。

他记得自己被爸赶出家门,逼着他找个媳妇回来,自己当时颇为无奈,耷拉下来自己长长的耳朵。肖战拎着自己的小包包,游荡在山林里面,不知所措。

肖战一边生气一边踢石子,实在气不过就一屁股坐在树根底下,搬起一块大石头砸出去,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唱起了歌。

原先只是小声的不成调的哼着小曲儿,而后越唱越大声,直到唱到残酷月光的时候,被哎呀一声惊呼打断。

眼前这个人脸朝地摔在地上,脚边还是自己丢出去的那块石头。

肖战那一瞬间是懵的。

本着对他人负责的心态,肖战默默把那人翻了个面,看见那人昏迷的样子,突然有点不忍心把人丢在野外,万一被什么不好的妖怪捡去了怎么办。

虽然肖战本人也是只妖怪,可是作为一只有爱心的兔子精,肖战还是十分负责任的把白澍扛回了家。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觉得这个人太好看了自己有点心动的感觉呢。

一回家,肖战他爹就大呼小叫了起来。

「儿子啊…你把我儿子捡回来干嘛啊!」

肖战再次一脸蒙圈。

所以这就是他爹天天和我念叨的那个捉妖师小子??

妈呀我捡了个捉妖师回家??

虽然我二太爷爷是我大太爷爷捡回家的我大爷爷是我二爷爷捡回家的我爹也是我爸捡回家的但是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肖战表示很心累。

捉妖村那个神秘莫测的白家,几乎无一幸存的被兔子精拐走了还是同一家兔子精。

肖战一家,倡导恋爱自由,却没想到每一辈都被族人逼婚,然后又带着孩子全部逃婚。

白澍一家,其实基本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白家孩子,几乎都是捡来的身体病弱被抛弃的孩子。

好巧不巧,两家人凑一块儿了。

「战战,我怎么觉得这首歌这么耳熟呢…」

坐在床边的白澍打断了肖战的回忆。

肖战敛了声音,坐在白澍身旁,沉默良久。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而后肖战突然扳过白澍的双肩,强迫人看着自己,眼中净是坚毅。

肖战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他多想对白澍说,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里就认定他了。他想对白澍说,自己第一次给人做饭呢。他想对白澍说,如果可以,他愿意把自己的耳朵给他玩,因为兔子精的耳朵最宝贵了。

可是他不行。

白澍是捉妖师啊,还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捉妖师啊。

即便爹爹多次和他强调喜欢就在一起啊爹爹自己也是捉妖师啊。

可是肖战不忍心。

「澍,我陪你回村。」

白澍心里有点莫名其妙的失望。

什么啊不是应该说什么和我在一起什么的吗???

白澍的归程很顺利,一路上妖怪一大坨一大坨的扎堆出现,和自己上山时完全不一样。可是白澍却没有捉妖的心情了。

因为那人要和自己说再见了啊。

「白澍,把你送下山我就回去了。」

于是一路上白澍便开始找各种理由拒绝捉妖。

「不行不行这只尖叫鸡声音怎么这么大了!这只呱会跳舞不要!这只百灵鸟…长得没有战战你好看!这只猴子全身都是荷尔蒙太冲人了!」

各种妖怪黑人问号。我们帮战哥撩个汉真难。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山脚下。肖战一再和他强调,再不捉只妖就回不去了。可是白澍依旧把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脸色写着四个大字:拒绝捉妖。

突然,肖战一把把人拉进山脚下的一片灌木丛里,深吸一口气,露出自己的两颗兔牙然后露出来一双长长的耳朵。

白澍着实被吓了一跳。说好的捉妖师小哥哥呢?为什么是只兔子精?

「要不白澍,你把我抓回去吧。」

白澍有些愣神。兔子精可是出了名的狡猾机灵,甚至还有些兔子精武力值还像开了挂一样。这么难得的机会可以证明自己白小爷的捉妖水平,可是白澍却下不下手。

这个人可是陪了我一路啊!走路的他,微笑的他,冷漠脸的他,捉鱼的他,做饭的他睡着的他……一路上都是他。自己怎么下得去手呢。

看见那人耳朵耷拉下来,白澍的动作已经提前思维一步捏住了他的两只耳朵揉了两下,眼神坚毅的盯着他。

「走,我不回村了,我们回山!」

肖战脸一红。

「这个人不知道兔子精的耳朵很敏感吗!!!!」

白爸爸表示,自家儿子上道了。

四年后,白家小表弟夏之光上山,遇见了一只叫陈泽希的猴子精。

白澍窝在肖战怀里看着陈泽希来找肖战寻求帮助,气呼呼的指着陈泽希:

「我的小表弟也是你想拐就拐的!!!!」

sunnee出道了!!!
一路走来辛苦了!!!
真的哭了。

趁着期末考试前❤

祝贺白澍的黄泉正式官宣❤

期待听雪楼❤

看了老谷的微博ww
搜索白澍
发现什么都不剩了qwqqqq

我只是害怕当有一天他们都不在往来。
就像是当初害怕肖战火了之后小白月希光断了联系。
就像是当初害怕直男line断了联系。
多希望这些担心永远只是瞎担心。

火速截图。
以示纪念。

答应某个小可爱的苏静儿姑娘❤
@靖王妃言豫津

听说兔子精的歌声可以迷惑人(二)

ooc致歉❤
食用愉快❤
我的肖白真甜❤


于是白澍的捉妖之旅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因为自己唐突的猜测似乎让身边那人有些生气,现在白澍几乎不敢直视那人的眼睛。一路上,白澍只能悄悄抬起眼睛瞥两眼身旁这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伙伴。

好几次差点被那人发现,惊得白澍急忙转过头敛起目光,耳根子也红了几分。不过,他也因此错过了身旁那人上扬的嘴角和笑容中透露的狡猾。

原本平时妖精乱窜的山上,现在却一只妖都不见了,这让白澍的成年仪式变得一场艰辛。几天过去,半个妖的影子都没看到,这让白澍苦闷不堪,好几次垂下了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

身旁那人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好几次把手放在白澍脑袋上面却迟迟没有摸下去的动作已经暴露了一切。

在捉妖之旅的第四天,白澍终于忍不住一个大字瘫在了地上。放在平时,就算是村里最没有天赋的傻子也能捉只小妖精回去交差了,可是自己这个当代最有天分的捉妖师竟然四天连野鸡精的五彩羽毛都没看见,太失败了。

一片阴影披在了白澍身上,是那个人。他逆着光站着,脸上带着自己第一次见他时的那种笑容,两颗兔牙格外明显。他左手拎着条鱼,向白澍得意的摇了摇手。

白澍不禁感叹,这人当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仅仅一个笑容就可以让自己心跳加速,让人的目光无法离开。更何况,还拎了条鱼。

白澍单手撑着附着着薄薄一层青苔的地,双腿弯曲,准备支撑自己起来,却没想到力气用偏了,手上一滑,眼看就要跌下去。

只见肖战把手中的鱼一丢,倏地躬下身子拦住白澍的腰,将人稳住。

一瞬间,白澍想要时间静止。

光线刚刚好,角度刚刚好,两人间距离刚刚好,白澍差点就要闭上眼睛。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肖战弯了弯嘴角,然后松开了拦着人腰的那只手。

白先生非常华丽的屁股着地。

「喂肖战!!!!!」